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励志典范 >

音乐合辑《南京早上好》发布 微博话题上榜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1-11-23 点击数:

  近日,音乐合辑《南京早上好》火了,在各大音乐平台收获好评,微博话题 # 南京早上好 # 阅读量近80万。该合辑有14首歌,集结了在南京生活的14组乐队和音乐人。他们中有人以乐手或乐队的工作为本职,有人从事着与音乐相关的行业,也有人的本职工作与音乐毫无关系。

  《南京早上好》的上线,让这些小众的宝藏乐队,被更多大众熟知。他们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模样?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续弦、他方世界、COMET TAIL 彗星尾巴等南京本土独立乐队,听他们讲述背后的故事。

  2020年6月26日,关于《南京早上好》这张专辑的歌曲征集计划发布。专辑征集对象和作品要求是在南京居住生活的乐队 / 音乐人,尚未出版发行的原创音乐作品,风格、题材、数量不限。一个月的时间,他们迅速收到了200多支乐队的小样,最终选择了14支南京乐队。

  乐队中有冷冻街、续弦这样成立超过15年甚至20年的老牌乐队,有野外合作社、厨子和戏子、Schoolgirl byebye 这些在2010年之后陆续出现的中生代,也有帆布小镇、COMET TAIL 彗星尾巴和 EquinoX 二分时刻这些仅仅成立一两年,甚至有些是参与这个计划同时才确立阵容的年轻乐队,至于害羞办公室、他方世界、Shewillhewill 则属于 老炮们 重新出发式的新组合。

  在2021年的第一天,《南京早上好》正式发布。时隔二十年,遥对音乐专辑《南京地下音乐记录97-98》,南京音乐人终于完成一次久违的致敬和接力。

  合辑中,有记录南京城市生活的《尿布公园》,有与南京地名相同的《牛市》,有寻找理想的《夜晚出现的美好,未曾消散》,有年轻人的自白《Whisper in the night(絮语)》。他们用风格迥异的作品,从不同角度观察着这座城市,记录着这座城市。这也是多年来,南京乐队的一次集体发声。

  在合辑《南京早上好》中,有一首名为《尿布公园》的歌曲。这是续弦的主唱高磊和贝斯手朱晓楠搬去南京城东的东郊小镇后,创作出来的。 这里大学生租客多,老年人也不少,出门遛个狗,你就能看到各种各样的人,他们有的晒被子,有的公园散步,有种特殊的不同于城南的烟火气。 高磊说,这首歌既是在讲别人的故事,也是在讲自己的故事。一个男人的中年危机,他思考、呐喊、斗争,并不放弃。

  1997年,18岁的高磊,拉上身边同样喜欢玩乐器的同学朋友,一起组乐队。24年来,续弦经历过南京摇滚乐的防空洞时代、做过摇滚俱乐部、在没有 livehouse 的时代办过许多演出、开过琴行、搞过培训,现在依然热情亢奋。高磊说,南京的街道、南京的故事,他们都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中、形成歌曲, 我们时刻记录着关于这座城市的情绪。

  疫情期间,全国演出停演,续弦的成员趁此机会做了很多音乐小样。大家每天在群里互传文件讨论灵感,度过了一段漫长的云排练云创作的日子。后来乐队觉得,既然要排练,何不同步直播,分享创作的过程,说不定还能帮助到一些想学习编曲的朋友。直播之后,乐迷也给了续弦很多新的思路。于是,2020年5月23日,续弦举办了他们的首场不插电免票演出。五台山上的小小庭院,挤得满满当当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春暖花开。

  我们都上班,没有自己的排练房,要排练就租排练房。 他方世界有3名固定成员——吉他手杨雅强、主唱诸皓、贝斯手渔头,自称 十八线独立艺术小团体。 作为 乐夏巡星选拔赛 华东地区的第一名,他方世界一直在 尝试出圈 。

  杨雅强与诸皓认识了十几年,在组成他方世界之前,各自参加过不同的乐队,中途还分开过,2018年再次组合。他方世界发布的第一张专辑《they don ’ t speak 4 us》, 风格比较迷幻,没有那么硬朗。 但他们竭尽所能地尝试不同的风格。2020年,他方世界发了两张迷你专辑,里面6首歌的风格迥异,有电子、摇滚等。

  其实算是低产了,因为没有收入来支撑写歌。 诸皓是两个孩子的奶爸。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目前乐队的主要收入还是线下演出,但受疫情影响,他们在2020年演出计划被迫暂停搁置, 我们的初衷不是想靠做乐队挣钱,而是想做音乐。有精力、有经济条件去做音乐,刚好这个音乐又有听众,能带来线上线下的收入,有这么多刚好,我们是一个很 OK 的状态。如果没有,也不会放弃。

  创作的时候没有地域情节,灵感都是源于个人生活。 此次,合辑《南京早上好》中收录的《牛市》,虽与南京老地名相同,但杨雅强说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写动机时,周围人买的基金股票都在涨。诸皓说,在《半间半界》的歌词中,也有对疫情的记录, 有一句歌词是‘有太多人在排队’,就是创作时联想到了大家排队测体温的情景。

  从2006年上大学开始,杨雅强就玩乐队。在他看来,南京的音乐创作环境越来越好, 比如这次参加《南京早上好》的录制,我们见到了很多风格多样的新老乐队,不像我们刚开始玩的时候那么窄。虽然离不开演出场所的设备、人员的专业程度等硬性条件,但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南京的音乐创作环境更加自由、随性。

  2021年,希望继续稳定地发歌,各平台的粉丝数能增加500,能有50场以上独立音乐类型的演出。 至于乐队的未来,这支均龄30+ 的乐队充满了期待,希望能走上职业化的道路, 向职业乐队学习,不能像以前一样完全靠摇滚的精神与态度,而是脚踏实地该怎么去做。

  在《南京早上好》的乐队名单中,COMET TAIL 彗星尾巴的名字显然有些陌生,这个2019年成立的乐队很年轻。

  其实我们乐队的四个成员都不是‘新人’了,我自己玩音乐也有七八年了,大家都是因为热爱才组在一起的。 乐队主唱、吉他手朱畅说,但2020年的疫情,让一个新乐队,更加不易。

  对于很多乐队来说,直接收入有两大块,一块是音乐版权的相关收益,一块是现场演出,但因为疫情,几乎大半年都没法演出,我们乐队的成员也受到不小影响。 疫情期间,朱畅每天在家弹吉他、写歌,坚持创作。2020年,他写了近三十首歌,乐队也成功发表了单曲《Whisper in the night(絮语)》。

  歌曲中,朱畅用独特的念白加音乐垫底的方式,讲述他对人生的所思所想,而这些想法大多是在南京产生的。朱畅说,是南京给了他源源不断的灵感和思路。

  COMET TAIL 彗星尾巴乐队,四人中,三人都是江苏人,朱畅更是在南京生活工作近十年。十年中,南京的大小街道,南京的春夏秋冬,每一处都拥有记忆。 高中时期,每年夏天,我都会去南师大随园校区边的青年旅社住一段时间。在那里,我遇到了各种各样有意思的人,开阔了眼界和思路。 随着与南京 交往 越深,朱畅也在这里找寻到了家的温暖。 南京让我很有归属感。

  在朱畅看来,南京是一个偏内敛的城市,但同时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。这里高校众多,爱音乐的年轻人也很多,音乐比赛、新乐队层出不穷,也有很多职业音乐人扎根南京。2021年,COMET TAIL 彗星尾巴计划做一张全长的专辑,对于未来,朱畅最想说的是:趁着年轻就去做吧!不怕失败,因为过程就会让你收获很多。

  现代快报 +/ZAKER 南京记者 宋经纬 蔡梦莹 李鸣 / 文 王曦 / 摄